宿华不再担任快手 CEO,程一笑已获委任,为什么这样调整?这对快手下一步发展有何影响?(快手第一创始人)

枯藤老树 次浏览

摘要:宿华,1982年出生的清华大学高材生,和程一笑一样,都是技术出身。今年39岁的他,想退休也并不觉得奇怪。…

宿华,1982年出生的清华大学高材生,和程一笑一样,都是技术出身今年39岁的他,想退休也并不觉得奇怪前有41岁的拼多多黄峥,后有38岁的字节跳动张一鸣,人到了这个年纪,大概都会开始思考,自己的下半场该往哪里走。

一、为什么要调整?今年2月,快手作为短视频第一股,在万众瞩目下在港交所上市上市后股价最高一度超过400港币从招股书上看,IPO前,宿华持股12.648%,程一笑持股10.023%随着各项互联网企业相关规定的出台,直到现在,快手的股价再也没能回到高点,甚至一路“滑铁卢”,跌破发行价、跌至腰斩。

有消息说,今年8月的二季度财报会上,宿华还曾代表快手出席,但近期已经许久没有对外活动。看来,Q3一整个季度,宿华都在盘算着,怎么将这根指挥棒顺利地交出去。

二、为什么是程一笑?2013年,宿华的创业团队与程一笑的“GIF快手”团队在投资人的撮合下合并,逐渐发展成如今的快手2013年至今,该公司一直实行双头制,由宿华和程一笑共同领导此次宿华卸任CEO,走向幕后,快手可能将终结“双头制”,由程一笑独自挂帅。

据了解,宿华主要负责投融资、海外、GRPR、行政人事财务和对外等业务,程一笑则负责产品、运营、电商、游戏等部门作为老搭档和首席产品官,程一笑毫无疑问,是接替宿华最合适的人选三、快手的下一步发展会怎么样?。

我自己不是快手和抖音的用户,平时在短视频上花的时间不多我对宿华的所有认知,一些来自新闻报道,一些来自快手官方出的书印象比较深的是《被看见的力量》,宿华在开头作序,节选了其中一部分:「幸福感的演变从小到大,在不同的人生阶段,幸福感对我意味着完全不同的东西,有很不一样的定义。

5岁时,我的幸福感核心是“要有光”我出生在湖南湘西一个土家小山寨,这个中国毛细血管末梢的地方,风景秀丽但闭塞落后当时村里还没有通电,天一黑什么都干不了没有电就没有电灯,更没有电视晚上几乎没有娱乐活动,就在大树下听故事、看星星。

是“要考好大学”。

读书的时候,我随父母到了县城在这个小县城,最有名的除了县长,就是每年考上清华、北大的学生每年7月,县城唯一的也是最繁华的电影院门口就会张贴考上大学的学生名单高考是个很好的制度,它让每个人都有机会靠自己的努力去改变命运,推进了整个社会的阶层流动,因此很多地方越穷越重视教育,我就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考上清华大学的。

20岁出头时,我的幸福感叫作“要有好工作”刚上大学时,老师教育我们说,有一个师兄特别厉害,刚找到一份工作,年薪10万元我当时就觉得,能找到一份年薪10万元的工作,是很厉害的事情后来听说谷歌薪水高,我就去谷歌面试,谷歌给我开出15万元的年薪,比我最厉害的师兄还多50%,那一刻我非常满足。

一年之后又给我发了期权,后来翻了倍,我觉得自己幸福感爆棚快到30岁时,我的幸福感是“要有好出息”后来我发现,相比于满足自己的欲望来利己,更好的方向是去探索怎样利他,如果有能力成为一个支点,让更多的人幸福,自己的幸福感会成倍地放大。

利他不是简单地帮助某个人做成某件事,这也是一个逐步探索的过程我意识到,如果要利他,不应该凭借我个人的力量利他,应该以机制的力量、价值观的力量利他,利他最好的是能利所有的人这就不能以己度人,需要广泛理解更多人——他们的公共痛点在哪里?幸福感缺失的原因是什么?幸福感能够得到满足的最大公约数是什么?要能够找到所有人幸福感提升的。

最大公约数快手的独特之处快手的形态其实很简单,它把每个人拍的生活XX段放在这里,通过推荐算法让所有人去看,但背后的思路和其他创业者会有点儿差别第一,我们非常在乎所有人的感受,包括那些被忽视的大多数人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8年,中国大专及以上受教育程度人口占总人口比为13%,还有约87%的人没接受过高等教育。

从这个维度看,我们每天的所思所想、所关注的对象,偏差非常大,因此我们做了更多的选择,让那87%的人能更好地表达和被关注

总的来说,整个社会关注到的人,一年下来可能就几千人,平均两三天关注几个人,所有的媒体都看向他们、推送他们的消息中国14亿人口,大多数人一生都得不到关注我们在做注意力分配时,希望尽量让更多的人得到关注,哪怕降低一些观看的效率。

从价值观上来讲,还是非常有希望能够实现公平普惠的注意力作为一种资源、一种能量,能够像阳光一样洒到更多人身上,而不是像聚光灯一样聚焦到少数人身上,这是快手背后的一条简单的思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有的在城市上班,有的在草原养狼,有的在森林伐木,每个人的生活看起来都是微不足道的,不同的人生活状态会非常不一样。

大家都在不停地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冲突、矛盾等,生活充满着挑战我给快手团队提出一个使命,就是提升每个人独特的幸福感为什么要说“独特的”,我

那么快手怎么去做到这一点呢?幸福感最底层的逻辑是资源的分配社会分配资源的时候容易出现“马太效应”,即头部人很少,但得到的资源很多;尾部很长,但得到的资源非常少就像《圣经》说的:凡有的,还要加倍给他,叫他多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

《老子》也说: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快手要做的就是公允,在资源匹配上尽量把尾巴往上抬一抬,把头部往下压一压,让分配稍微平均一些这样做是有代价的,总体效率会下降,这也是考验技术能力和执行能力的时候,如何让效率不下降,或者说下降得少一点。

当我们做资源分配的时候,尽量要保持自由,本质上是说,在契约、规则确定的情况下,尽量少改,别让人杀进去干预资源分配,尽量有一个大家都能够理解的、公平的规则或契约,如果觉得有问题也是先讨论再修改,而不是杀进去做各种干预。

个话题前面说过,我选择利他,并发现最好的利他是能帮到全社会的人,能够找到天下人幸福感提升的最大公约数。

今天我们处在一个特别有意思的时代,互联网能够跨越距离的限制,让人和人之间更快、更便捷地连接起来我们有大规模计算的能力,有做AI(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的能力,这是世界上很多人不具备的能力我们应该发挥好这种能力,去帮助那些不掌握这种能力和资源的人,在快速变化的时代也能够变得更好。

这是科技革命带来的进步和效率的提升,把效率产生的增量反哺到国民身上,这是我一直在想的事情,希望未来也能够一起探索把这件事持续做下去」无论宿华还是不是CEO,仍然希望未来的快手,是抱着「提升每个人的独特幸福感」

。祝好。

随机内容